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普惠金融賦予保險新生力

  策劃人語:

  在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的背景下,與產業升級、鄉村振興戰略密切相關的小微企業、農戶等群體的融資環境問題備受關注,如何提升金融體系對這部分市場主體的信貸供給質效成為下階段普惠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從近幾年的實踐來看,傳統銀行機構是我國普惠信貸供給端的主導力量,同時如保險、金融科技企業以及融資擔保等,也正在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普惠金融在優化金融資源配置方面的作用已經越來越受到社會各界的認可和重視,從政策制定到學術探討,再到社會應用,普惠金融已經成為我國金融體制改革的熱門話題。6月28日,由中國人民銀行、新華通訊社和銀保監會指導,新華社經濟參考報社、中國經濟信息社、中國建設銀行、平安普惠聯合主辦的“2019普惠金融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論壇以“創新供給 聚合發展”為主題,圍繞當前普惠金融行業面臨的各種問題,進行深入交流,為普惠金融在新時代的發展凝聚智慧、貢獻力量。

  普惠金融賦予新使命

  保險普惠還缺創新動力

  “小微企業對國家、社會和民生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小微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王欽敏在致辭中表示,“目前一些金融機構先行先試,創造性地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推動普惠金融業務的高速增長,這是解決傳統難題的重要嘗試。”

  針對小微企業發展現狀,王欽敏提出三點建議:第一,金融科技是金融服務創新發展的方向。在普惠金融領域,通過信息技術來增加金融服務的覆蓋面和便利度,提高服務的效率和精準度,使金融服務朝著個性化、多元化和產品服務精細化等方向發展。第二,投融資評估數據的不健全是普惠金融發展的“攔路虎”。小微企業普遍存在著綜合實力不足、抗風險能力低以及信用評級不高等現狀。金融提高服務效率可借助大數據有效供給、挖掘分析,以便獲得可操作性的參考資料來降低金融風險。第三,政務數據的有效挖掘利用,是降低投融資風險的當務之急。“互聯網+政務服務”已經成為了創新政府管理和優化政府政務服務的新渠道、新載體。按照全國一盤棋的布局,國家正在全力推進“互聯網+”監管系統建設,“互聯網+政務”服務實際上是“放管服”。這其中的數據需要透明,需要健全數據安全管理和共享制度。現在國家電子政務建設正在緊鑼密鼓地開展工作,理清數據的權屬、數據資源開放利用的權責關系,使金融服務和政務服務有機地連接起來,以信息流帶動資金流、技術流、物質流和人才流,暢通“血脈”,體系性地推動普惠金融實現量和質的飛躍,為金融業和經濟社會創新發展提供新的強大動能。

  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魏迎寧表示,保險業這幾年在運用保險科技方面取得了很大的進展,通過互聯網渠道所收的保費從2013年開始增長較快,但是近兩年又有所放緩。“其原因還是創新不夠,所以保險應該利用科技加大創新。由于保險存在著產品設計復雜、信息不對稱等問題,多年來,銷售誤導、理賠難、高手續費、經營成本高等還沒有徹底解決,下一步,保險應運用科技手段在銷售產品服務和商業模式方面進行創新,促進保險普惠。”

  魏迎寧進一步表示,運用人工智能開發的智能保險顧問,可以為投保人更合理地配置保險產品,而且不會發生誤導,不會受傭金最大化的利益驅動而誤導投保人。總之,要促進保險的普惠,使中小企業、普通公眾都能享受到保險服務,運用保險科技是一個基礎性的措施。

  跨行業合作破題普惠信貸

  須建立高效多元化可覆蓋體系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秘書長商敬國表示,可嘗試建立普惠金融保護區。培育普惠金融生存的土壤,對于金融資源比較匱乏的地區要重點保護,不能無限度的開發。第二,在欠發達地區特別是農村地區要鼓勵發展金融互助組織,特別是重視農村金融互助組織的成長,適度發展公司制的金融機構。第三,對普惠金融的產品要單獨管理,要引入社會關注指標,一定要淡化盈利指標。最后,要通過市場化委托合作方式提高政策性金融機構的效率,我國的政策性金融機構效率不高,因此可以和市場化的機構比如保險公司合作,提高市場運行的效率。

  對于跨行業發展金融機構如何發揮各自優勢,中國銀行業協會農金部主任楊青楠表示,普惠金融領域要形成一個比較高效、多元化、可覆蓋的體系,傳統金融、新金融、非銀行金融機構等,都應該成為助推普惠金融發展的供給主體,應該以比較包容聚合發展的態度對待。“在這個體系中各類機構應當相互配合,比如銀行在信貸方面可以發揮主力軍的作用;針對融資擔保,不僅保險可參與共同承擔風險的分擔機制,發揮保障作用,小貸公司、互聯網金融公司也可以作為信貸市場的補充發揮作用。這個模式包括合作的方式可以進一步探討和推進。此外,還可以思考搭建一個包括銀行、融資擔保、保險公司在內的風險共擔機制,共同加大對小微企業的征信支持,比如與互聯網機構加強合作,利用數據互補包括一些技術手段提高對小微企業的信貸支持,以及怎樣發展資本市場直接融資更好地支持小微企業。”楊青楠談到。

  聚合模式可破解小微融資難

  普惠金融各方分工有待探索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最新公布的《普惠信貸聚合模式研究報告》指出,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中,行業依然存在結構性空白市場,小微企業主、個體工商戶、自營就業者、生產性農戶等群體的信貸需求長期得不到滿足。這些客戶群體的金融需求有共同點,包括需求多元、地域分布廣泛且分散、風險復雜且識別成本高、金融素養參差不齊等特點。與之相對的是單一機構往往囿于業務范圍、客群偏好、風控技術、服務網絡、資金成本等方面的局限性,難于同時兼顧專業化、規模化和風險可控三個目標。在這種情況下,聚合模式應運而生,成為普惠金融的破局之道。

  平安集團聯席首席執行官陳心穎在論壇上指出,小微企業在我國經濟版圖中扮演著至關重要角色。平安集團正探索小微金融服務樣本,普惠金融破題方案是“科技創新+模式創新”,銀行與非銀高效互補、金融與科技深度融合,實現需求側獲得感和供給側商業可持續的平衡。

  “小微企業及個體工商戶等普惠人群融資難是需要優先解決的問題。由于小微企業的特點,僅僅依靠單一機構,無法可持續地提供信貸支持,所以需要通過平臺,聚合不同機構的差異化優勢共同完成。”平安普惠董事長兼CEO趙容奭在論壇上表示,平安普惠在幾年前就與銀行、保險合作伙伴開始探索聚合模式,通過開放式的聚合平臺,在獲客、風險辨識、增信、資金供給等各個方面引入了有獨特優勢的合作伙伴,用其專業努力解決了各個環節面臨的困難。現在很高興地看到,聚合模式正在發揮效果,創造價值,在這樣的模式下,已經服務了超過1000萬小微企業主、個體工商戶和自雇人士。在2019年新增的貸款業務當中,有超過60%的客戶在向平安普惠借款之前從未獲得國有控股商業銀行的貸款。

  在談到聚合模式的發展空間時,趙容奭也表示當前還面臨著很多不確定的因素:“比如在聚合模式下應當設置怎么樣的準入門檻,銀行和保險等金融機構之間應當如何分工?各方參與形式如何符合現代監管的規定以及要求等。”

責任編輯:李昂
浙江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