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美文推薦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薦 / 正文
此中甘苦兩心知

  女足拼盡全力殺進16強,靠的不是投機取巧,而是血戰到底的精神,個中甘苦場上場下皆知。規范地名不可“擴大化”到風聲鶴唳,此中道理你知我知。書畫家梅墨生英年早逝,引發了有關養生、書畫、人格形成、生存方式的討論,體味此中甘苦,竊以為尚可視為不幸之中的幸運也。

  

  朱燕祥 畫

  雨醒詩夢來蕉葉

  風載書聲出藕花

  這是徐文長題書舍的聯語。上聯寫書房之靜謐,寫人實而寫景虛;下聯實寫景而繼續突出人,贊譽書房主人的品格。

  徐氏自謂:“吾書第一,詩二,文三,畫四。”不提及聯語,也是“大傲若謙”。蓋《徐渭集》卷二十四,錄楹聯20副;《徐文長佚草》卷七,錄聯語97副,研讀自然可知高下。

  筆者今引用此聯,實在是劍走偏鋒,褒揚“詩夢”與中國女足也。

  6月17日凌晨,中國女足戰西班牙,不知道“打哭”了多少球迷。0比0的終場哨響,筆者仰天長嘯:終于守住了!

  賈指導哭了,守門員彭詩夢哭了。

  總結這場血戰,除了“完美”,還要加一個詞——“偉大”。

  平心而論,西班牙太強大了,看看人家的穿插跑位、二次預判即刻就會明白。射門20多次,多次角球,而我們連一個角球都沒有,真叫“泰山壓頂”乃至“命懸一線”。

  然而,“玫瑰們”硬是血拼到底,陣型不亂,打光最后一粒子彈。連對方教練也慨嘆:“今天我們面對的是一支防守非常嚴密的隊伍!”

  所以,每位隊員都擔得起“偉大”這個詞,彭詩夢是尤其偉大——“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現在,回過頭思考“不必血拼,甘當第三”的理論,頓覺“奧林匹克精神”的無比重要。稍微松懈一點——例如彭詩夢不是全神貫注——0比3、0比5都有可能。那就不僅是看別人臉色了,那是出局的節奏。

  所以,最為值得敬佩的,是賈指導那句話:“放開!打出真實的自己!”

  真實最容易,真實也最不容易。

  投機取巧是成不了大事的。

  所以,現在打意大利的上上簽,不是求來的、偷來的,是汗水與淚水泡出來的。這場比賽的精髓價值,若干年后也是“體育文化學”的經典講章。

  有夢的地方必有詩,有詩的地方必有夢。

  詩與夢的最美麗的結晶是——眼淚。

  6月26日凌晨,女足0比2負于意大利而止步八強,但是,“我表達了自己,我獲得了生命”,女足已經把美麗的“詩夢”獻給了華夏大地。

  作家史鐵生說過:只要能哭,就還有救。

  筆者要補充的是:眼淚里還有詩,有夢。

  以書房的安靜寫刀光劍影的賽場,反襯也。下場之后的彭詩夢,照樣是藕花一般的美麗。所以,“出藕花”與“出玫瑰”是可以統一的。

  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

  東當鋪,西當鋪,東西當鋪當東西

  這是著名的諧趣聯。

  據《清稗類鈔》載,清高宗南巡,至今北京東郊的通州,出本聯的上聯令臣屬對,13字實乃4字,“南北”既是方位,又是方向,“通”加上“州”是名詞,單獨使用又是動詞,難對也。結果又是紀曉嵐脫口而出此下聯,語驚四座。

  今記起“通州”聯,想說“地名”事也。

  上周,海南民政廳官網發布的“不規范地名清單”里,有“崇洋媚外”的維多利亞花園、維也納酒店等。結果,維也納酒店集團官網立即發布聲明,稱公司品牌經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注冊,有效期至2022年9月13日,為合法經營使用的品牌名,于是“公司已向海南省民政廳提出異議,等待處理結果”。

  維也納筆者去過幾次,那是一座地地道道的音樂城市,衛生間里放的都是《費加羅的婚禮》,私下以為尚不算“大、洋、怪、重”,其他城市也多有命名。如果類似地名都要改,那么路牌、工商登記、身份證、戶口本等相關信息都得更新,地圖、文件、公告乃至信封信紙都要改,成本是不是也要納稅人來負擔?造成的各種生活不方便如何解決?更何況“地名標識”與“商標”也并不是一回事。

  認真學習相關通知,才明白“各地要重點清理整治社會影響惡劣、各方反映強烈的城鎮新建居民區、大型建筑物中的‘大、洋、怪、重’等不規范地名”。換句話說,社會影響不大、各方反應一般而且不是“新建居民區”或大型建筑物的,應該不在整治之列。說話間,國家民政部又來了通知,強調整治不規范地名之際,要“防止隨意擴大范圍”。大家這才松了一口氣。

  那么,為什么一說“整治”就容易“擴大”呢?因為有的人總認為,多“整下去”幾個不要緊,萬一該“整下去”的遺漏了,就是工作失誤。例如,N多年前整治“字母代替中文”的現象如“CEO”等,央視五套就不得不把“NBA”說成“美職籃”——美國職業籃球賽的簡稱,無奈“美職籃”恰恰屬于拗口的“新、奇、怪”稱呼。后來,稀里糊涂地就又改回來了,至今看看央視官網,還是繼續“NBA”。

  “名不正則言不順”,中國人對于“一名之確立”是比較敏感的。一部分網民潛意識里也不無“擴大化”的思路。例如,茅臺機場出現之后,立即有段子“藝增”:“歡迎搭乘悶倒驢班機,航班由天津狗不理機場起飛,經停二鍋頭國際機場,茅臺機場,古井貢機場,老白干機場,到達五糧液機場……祝您旅途愉快!”這當然是開玩笑,可是,作為事關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政策性的法規,卻是玩笑不得。所以,六部委才在通知中強調,清理整治地名要充分論證,廣泛征求意見,審慎提出清單。

  “南北通州通南北。”今后重要的任務,是地名審批要慎之又慎,把“折射出中華民族的思維、民俗、歷史、哲學等文化因素”的地名發揚光大,讓那些“大、洋、怪、重”的玩意兒壓根上不了街面——“事前預防”的成本,畢竟要比“事后整治”小得多。

  義利關頭三岔路

  乾坤窩里一家人

  還是徐渭聯語。這是為北京白家莊的“燕京義冢”大門所題。上聯寫“生”,下聯謂“死”,對仗工穩,哲思深厚。

  生死亦大矣,尤其是名人的馭鶴,常常是敏感而熱鬧的談資。

  6月14日,書畫名家梅墨生因病去世,至今仍然是朋友圈的熱門話題。或曰生死無常,不妨隨情任性;或曰養生專家自顧不暇,可見“過度養生”的弊害;或曰不必怕死,但可以“惜命”……令人欣慰的是,更多貼子是深深哀悼,是回憶梅墨生先生有關“義利”與藝術及警策。

  關于養生,筆者不是專家,也未嘗深研,但是,你用一個乃至幾個養生專家、健美大師的早逝證明“養生無用”,別人也可以用一大堆藝術家、體育名將長壽的例子證明養生的不可或缺。生命的結束尤其是“多因一果”,僅僅拿“養生”說事,難免以偏概全。

  據報道,梅墨生的微信朋友圈更新定格在5月18日,內容為《失眠》:“人生有似紫藤花,結痂、枯萎、把花架也拉歪啦,有時把寂寞填滿院。人生有似莫名雨,未下時彌漫著郁悶,降下時半夜里透著爽利。透過幽窗看去并不富麗的庭院,紫藤花又拙壯了、還有竹子、牡丹、玉蘭花相伴。此刻,找不到曹洞禪的洞澈;此刻,尋不到任何得與棄,只有可憐的飄浮的心。”

  禪宗南宗到唐末派生禪門五家。五家中流傳久遠而影響深廣的是臨濟宗和曹洞宗。前者以“棒”“喝”見稱,重行動開導。而曹洞宗提倡“行解相應”,精耕細作,態度較為穩健、綿密。其宗脈從六祖惠能到洞山良價——曹山本寂,故名。

  更重要的是,悟透人生的梅墨生,生前多次提醒人們對藝術界不良現象要警惕。早在2003年,論及書畫鑒定專家,他有諸多觀點:人不是活在真空里,他活在復雜的社會背景下,他有的時候說真話是要付出代價的;藝術不是職業,是一種人格的參與;畫畫,是精神之事,是思想情感之事,是文化修養之事,是一個人的生命品格。古人云:人品不高,落墨無法。現在國畫界,有人玩技術,有人玩花樣、形式,有人玩主題、內容。其實一幅畫應該給人一種獨特的內在感受;個人更推崇中國的齊白石式的那種光明、平和與樂觀健康的人生態度與美學趣味。

  年齡并不重要,梅先生的六十年,已經足以應對歷史與未來。

  有論者評價:“梅墨生精心締造了一個簡淡而超逸的藝術世界。那里,有斷崖危石、奇木古松、幽壑流泉、奔云飛霧;那里,你的呼吸順暢、清爽而透明;那里的一切,遠離塵囂,澄然寧靜……”

  嚴格意義上的真善美一定是要鞭打假惡丑的。此中深意,天人共鑒。

  梅先生走好。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
浙江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