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莫讓短視干擾G20底色

  6月28日至29日,全球矚目的G20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盡管日本是東道主,但包括日本媒體在內的全球媒體都毫不例外地把頭條位置送給了中美兩國。

  這固然是因為中美兩國是全球第一、第二大經濟體,更是因為過去兩年來中美關系一波三折。作為兩個大國,其政策外溢效應輻射全球;而在G20這個強調溝通、合作、共識的平臺上,兩方首腦會面被視為一次達成新共識的重要機遇。

  令各界壓力略減的是,中美首腦會晤釋放出了相對積極的信號。會談后披露的主要成果顯示,中美雙方愿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重新啟動經貿磋商,而美方同意不再對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加征新的關稅。

  合則雙利,斗則互損,這一道理已經人盡皆知。在美國對中方施壓的一段時間里,美國本土對于加征關稅的質疑從未斷絕。《華爾街日報》在其文章中表示,美國企業認為新關稅會令消費者面臨更高的價格,擾亂長期以來建立起的供應鏈;而在美國對華為發起“禁售”后,美國供應商反而在加班加點擴大對華為的供給,并主動為中方合作伙伴提供解決方案,這實質上是商家在積極“用腳投票”。

  當然,合作共贏的價值雖然一直明確,但達成真正的共識仍然需要長時間的努力。如果跳出中美雙方的表態,審視6月29日下午最終達成的首腦宣言,不難發現,該宣言表示“將努力實現自由、公平、非歧視性、透明、有可預測性且穩定的貿易和投資環境,并保持市場開放”,但與去年峰會一樣,宣言并沒有承諾將“抵抗保護主義”;同樣的,關于《巴黎協定》的爭議也未結束。據報道,東道國首相安倍晉三在會后召開的記者會上表態,“一口氣地找到解決方案是很難的”。

  這種有限共識引發了各界討論。究竟為什么在這個強調溝通、合作、共贏的機制中,最后形成的“共識”表態趨于模糊?

  究其原因,“短視”或是一個不容回避的問題。

  作為一個重要的全球合作、對話機制,G20的影響力也曾起起落落。盡管最早更像是G7、G8峰會的補充和外延,但從2008年開始,在全球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下,G20峰會機制成為了攜手應對難題的重要平臺,并在過去11年里為全球經濟的穩定和發展注入了活力。特別是2016年杭州峰會提出了創新驅動、互聯互通、實現包容性增長的方略,并提出了綠色金融等一系列全球治理機制和方案,彰顯了發展中大國的社會責任和在全球性事務中的使命感。

  但是,隨著當前挑戰的加劇,短期之利與長期合作的平衡越來越難以實現。習近平主席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上就世界經濟形勢和貿易問題發表的《攜手共進,合力打造高質量世界經濟》的重要講話中毫不諱言,“世界經濟再次來到十字路口。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持續蔓延,貿易和投資爭端加劇,全球產業格局和金融穩定受到沖擊,世界經濟運行風險和不確定性顯著上升,國際投資者信心明顯不足。”正是這種宏觀形勢的挑戰,讓“守住眼前”的做法產生更大影響力。

  盡管合作共贏的道理誰都明白,但在困難面前遏制對手或“甩鍋”給對手的心態卻從未斷絕。就此,習近平主席已經明確發出警示信號,“我們要立足共同利益,著眼長遠發展,致力于實現世界持久和平繁榮、各國人民安居樂業,避免因一時短視犯下不可挽回的歷史性錯誤。”

  “短視”會導致一國回避自身發展中的核心問題,把矛盾簡單歸咎為“貿易”。實際上,在合法合規、平等自愿的前提下,貿易本是比較優勢的互補,是各國互利共贏關系的壓艙石。而各國之間形成的實際競爭格局,看似是直接比較的強弱,實際上是各國自身產業結構、技術水平、綜合成本等多項因素作用下的客觀體現。與其糾結于對外部“施壓”,不如思考內部利益、發展結構的深度調整。而如何看待這一問題,正是各國巨大認識分歧之所在。

  “短視”也會導致改革滯后,對新發展、新趨勢視而不見,沉醉于舊有秩序中的“優勢地位”。在G20發言中,習近平主席強調,我們要提倡國際創新合作,超越疆域局限和人為藩籬,集全球之智,克共性難題,讓創新成果得以廣泛應用,惠及更多國家和人民。但是,此前占據優勢地位、曾經以開放著稱的部分國家卻畏懼短期競爭優勢地位可能受到的挑戰,對于這種國際創新合作、對于他國技術發展持消極態度。

  G20成員的人口占全球的三分之二,國土面積占全球的60%,國內生產總值占全球的90%,貿易額占全球的75%。作為一個重要的國際溝通平臺,其底色當然應是合作、共贏。隨著機制越來越成熟,其最終成果不能滿足于達成保守的“共識”甚至開放、創新等方面的“倒退”。G20各國應當不忘初心,牢記大國擔當,深化合作,攜手對抗在發展中遇到的“噪音”,避免“短視”心理干擾G20底色。

責任編輯:袁浩
浙江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