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

專屬車險問世仍需邁多道坎

  2019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近日開始實施,不僅取消了地方政府補貼,國家補貼標準也將降低50%以上。補貼退坡,新能源車險價格是否受到影響?新能源汽車何時能迎來專屬車險?

補貼退坡影響有限
  目前來看,市場普遍預期,受補貼新政影響,大部分新能源車將提價,那么與之相關的車險價格是否也會水漲船高呢?
  “此次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主要變化,是超過300公里續航里程才有補貼,且補貼金額有所降低。”太平財險上海分公司車商渠道負責人朱俊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但保險公司不會因為補貼取消、車價上漲就多收錢。新能源汽車此前的補貼令實際車價被大幅拉低,但在投保車險時,最終錄入的車價仍是出廠價,即剔除了補貼的價格。因此補貼多少對車險價格基本沒有影響。”
  “但有一點需要注意,此次調整后,不符合標準的新能源汽車將無法享受車船稅減免的優惠政策,2.0排量以下的汽車每輛需繳納750元。”朱俊表示,“前幾年投保時享受了車船稅減免,而此次又不達標的新能源車,在續保時要補交750元,這筆款項由保險公司代扣代繳。”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主任朱俊生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新能源汽車補貼取消對車險的影響是間接的。“此次新規最大的影響在于,取消補貼后,消費者對新能源汽車的購買欲望是否會降低。在原先的補貼政策下,車主的購車費用打了不少折扣,既促進了新能源汽車的銷售,也間接帶來車險的投保。如果今后買新能源車的人少了,相關保單量是否會下降,有待觀察。”
  值得關注的是,此次補貼取消后,大部分新能源車型將與燃油車劃歸一類。那么,此前新能源車保費貴于普通燃油車的現象還會存在嗎?
  “車險定價主要取決于汽車品牌的風險因子、零整比等因素,新能源車也是如此。”朱俊解釋稱,“舉例來說,某款汽車品牌,同一型號下既有新能源車也有燃油車,但前者的車險費用要高于后者,主要是因為以下幾方面原因。首先,新能源車的出廠價比燃油車貴,以往有政府補貼,消費者感覺還不明顯,一旦補貼取消,同款型但動力不同的汽車,新能源會比燃油車貴將近一倍,車險價格自然‘水漲船高’。”
  “其次,目前新能源車的風險定價完全依托于燃油車數據計算,不夠合理。例如,新能源車險定價中的零整比數據主要依據燃油車,尚無特定數據。再如,不少新能源車具有自動駕駛或半自動駕駛功能,原先車險針對駕駛員行為規范的控制和要求,對新能源車來說有些過高。”朱俊進一步指出,“此外,目前不少新能源車主從事網約車業務,理賠事故較多。雖然有法院案例判定,私家車從事網約車業務,險企可拒絕理賠,但由于舉證很困難,這部分理賠金額依然較高,也推高了新能源車的定價。”
  “補貼取消后,新能源車的保費是否仍比燃油車貴,取決于新能源車的定價狀況。車險屬于財產險,其保額的確定通常等于車的保險價值,高于價值無效,低于價值則按照比例賠償。”朱俊生認為。

傳統車險條款或“不適用”
  統計顯示,2018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127萬輛和125.6萬輛,比上年同期分別增長59.9%和61.7%,總銷量已占全球一半以上。隨著新能源車在國內銷量的節節攀升,業界紛紛呼吁推出新能源專屬車險產品。
  朱俊生表示,新能源汽車與燃油車的確有較大不同,前者的主要價值在電池,而后者在發動機。因此,新能源車應有專屬保險,體現出自身獨特的風險偏好。“同時,新能源汽車屬于新生事物,誕生、發展時間并不長,風險狀況尚未充分展示,這種未知性也需要在條款和費率當中有所體現。”朱俊生稱。
  “目前,尚無針對新能源汽車量身定制的專屬車險產品,在實際運營中,傳統車險的部分條款的確與新能源汽車格格不入。例如,機動車輛保險的除外責任中有‘高溫烘烤’、‘機械電路故障’等,但新能源車不會出現上述問題;在商車附加險方面,新能源車靠電池提供動力,沒有燒油的部件,使得涉水險的保障功能不發揮作用(市場上新能源車的電池都是全密封,不會出現因為進水導致電池壽命受損的情況)。而新能源車最需要的自燃保障,在當前商車險中卻難以完全覆蓋。”朱俊表示,“電動車自燃的情況較為高發,加上技術尚不成熟,一旦發生自燃,車輛損壞將很嚴重。因此,新能源車主投保意愿十分強烈。但現行車險條款規定,如果是車輛本身電路故障、質量問題等引發的自燃起火,不屬于車損險賠償范圍。車主只有購買機動車輛損失險的自燃附加險才可以獲得賠付。但燃油車自燃幾率不高,照此概率定價,如果新能源車主大量購買,投保率持續上升,保險公司也面臨不小壓力——車主每年交7000至8000元保費,一旦自燃,險企需要賠付20多萬元,還是很高的。”
  “總的來說,在當前車險定價中,從車因素過多,如更看重車輛的違章次數、理賠次數、車輛本身的價值。但在實際承保過程中,雖然有的車很貴、零整比很高,但只要車主的駕駛習慣或行為規范較好,險企的理賠支出是可以控制的,在這種情況下,適當降低保費也未嘗不可。尤其是新能源車對駕駛行為的監控較為到位,車主的行駛情況可通過后臺數據反映,因此如果希望在車險定價中提升‘從人’因素,新能源車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對象。”不過,朱俊也指出,“車險條款改革需要時間,不可能一蹴而就。比較成熟的車險條款在2006年正式推出,最近一次修改在2012年,前后間隔6年,可見這是需要多方籌備、較長時間才能完成的。最近一兩年,市場對于新能源汽車專屬保險的呼聲漸起,從有這個意向,到更改條款、開發新的產品,時間還是比較久的。而且,這個條款制定不是保險公司自身可以做主的,需要監管層、行業以及汽車主機廠等各方合力推動。”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浙江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