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6月網貸正常運營平臺降至864家

備案試點啟動時間再度延期

  根據網貸之家7月1日發布的網貸行業月報,今年6月,網貸成交與貸款余額延續“雙降”。業內人士認為,這主要是因為部分頭部平臺為達到“三降”要求,主動減少發標數量,降低成交規模。值得關注的是,業內期待已久的備案試點未能如期而至。

網貸業規模持續“縮水”
  根據網貸之家的數據,6月網貸行業成交量為893.81億元,相比5月減少36.22億元,環比下降3.89%,同比下降50.86%。截至2019年6月底,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合計貸款余額為6871.2億元,環比下降1.87%,減少131.15億元,較2018年同期更降低了32.86%。
  “不少平臺為‘沖刺’備案,配合監管壓縮規模要求,已暫停發標,降低成交規模,同時,貸款余額也逐漸降低。”網貸之家研究員劉美茹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同時,近一年來,網貸行業多家體量相對較大的平臺出現問題。”
  據不完全統計,6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為26家,相比5月增加了3家,主要以清盤分期兌付和網站關閉平臺為主。截至目前,全國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降至864家,其中,北京、廣東和上海分別以189家、178家和90家的正常運營平臺排名全國前三位。
  “北京、廣東和上海的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在同期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中占比達61%,可見全國退出的平臺以北上廣為主。同時,由于廣東退出平臺數量更多,北京的正常平臺數量已超過廣東,排名第一。”劉美茹表示,“綜合來看,平臺選擇停業或轉型的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平臺自認合規難度大,主動選擇良性退出行業;二是平臺盈利狀況不佳,獲客成本逐漸增加,無法維持正常運營,選擇停業或轉型助貸等其他方向;三是平臺為合規備案,選擇暫停發標,以等待備案盡快完成,但若平臺暫停發標3個月以上,或將沒有備案資格。”
  值得一提的是,自去年6月開始,網貸行業資金凈流出相對嚴重。其中,當年7月最為明顯,凈流出金額達673億元,9月后,每月資金凈流出金額趨于穩定,目前基本維持在每月170億元左右,與上述的成交量和待收余額的數據變化相匹配。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資金持續凈流出表明,“爆雷潮”的負面影響并沒有結束。“不過,凈流出量的收窄和企穩,也表明投資者的信心較去年有所恢復。”
  “目前,網貸行業每月發生的問題平臺數量已降至相對較低水平,行業資金凈流出情況有所緩和,各地區監管部門不斷出臺相關政策,經偵介入的平臺逐漸進入偵查起訴階段,部分平臺的兌付仍在進行。”劉美茹表示,盡管目前網貸平臺備案還未落地,但經歷“爆雷潮”后,網貸行業的發展環境得到一定程度凈化,出借人的風險意識整體有所提高。

備案試點再度延期
  根據《網貸備案試點工作方案》披露信息,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領導小組、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領導小組擬在風險出清程度高、合規檢查質量較好、政府對風險把控能力強、風險底數清晰的地區中挑選部分省市作為先行試點地區備案。試點地區的省級人民政府應于2019年4月末前制定本地區網貸機構有條件備案工作的實施方案,并報兩小組審核同意后施行,正式啟動時間不應晚于2019年6月末。
  然而,如今正式啟動備案試點的時點已過,各地仍未有任何關于備案進展的消息,網貸備案試點工作再度延期。
  “目前,北京地區各區縣的行政核查已經完成,根據監管要求,6月底各區縣應會出具相關核查意見,由區里面報到市里,然后根據情況決定下一步怎么做。”花生米富CEO崔毅龍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但北京監管層今年的事情特別多,預計所有針對網貸行業的核查后續工作,可能要等到‘十一’后才會有更多動作。”
  網貸天眼研究院負責人李鵬飛分析稱,當前網貸行業存量機構數量雖不足千家,但風險出清與有序清退工作進度仍未達到最理想的效果,行業風險的消解還需要時間,需要監管層深入掌握實情,對癥下藥,才能最大限度保證出借人的利益。
  “當前部分地區的監管部門正主動清退不合規平臺,不少平臺在監管部門的監督下實施兌付方案,這意味著無法通過備案的平臺,多數將在相關監管部門的指導下良性退出,惡性退出的平臺數量有望減少。”劉美茹表示,“相信隨著備案(準備工作)逐步落地,監管層對借款人逃廢債的懲罰力度加強,行業整體壞賬水平將有所降低。”
  在崔毅龍看來,目前網貸行業正處于“中場”階段。“在這個階段,所有平臺都將迎來新的機會。”崔毅龍認為,“在新金融的‘下半場’,投資人的投資意識仍需加強,而平臺也需給投資人提供安全感。身處風險較大的金融行業,波動性風險屬常態,平臺除了要在風險管控上構建共識,提升能力,還應不斷加強篩選優質資產的能力,最大程度地維護投資人的利益。”
  “資金受損的出借人作為最弱勢群體,需要及時關注所涉及平臺的動向,及時按照警方或平臺公告提交相關材料,針對平臺嚴重不合理的兌付方案,及時向平臺提出異議。而平臺方要盡力做到信息透明,及時有效地向出借人傳遞當前兌付進展,實時與出借人保持溝通,不能惡意收割出借人合法利益。”劉美茹表示,建議相關監管部門繼續加強處置借款人惡意逃廢債行為,并及時監督問題平臺的退出進展,監控平臺的資金流向,防止出現平臺截留資金等現象,幫助出借人維護其合法權益。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浙江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