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三因素力促人民幣國際支付占比提升
  根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的最新資料,2019年5月,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的市場占有率為1.95%,排名仍維持在第五位,前四位分別是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市場占有率分別為40%、34.42%、6.66%和3.18%。事實上,今年1月份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的市場占有率一度上升至2.15%,創下近3年新高,明顯高于2017年的1.68%,這反映出人民幣國際支付占比的提升,以及人民幣國際化的穩步推進。

  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的占比正逐步提升,主要得益于“一帶一路”倡議的穩步推進、互聯互通的不斷深化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帶來的人民幣跨境業務機會。近年來,我國加強與全球貿易各國或地區的經貿聯系,加大貨幣互換力度。這支持了跨境人民幣使用需求,也使得人民幣被越來越多的國家認可。迄今為止,全球已有60多個國家將人民幣納入官方外匯儲備,人民幣在外匯儲備貨幣排名中上升至第六位。此外,中資企業使用人民幣進行交易的機會與意愿穩步上升,以人民幣進行支付結算的金融機構數量不斷增加。截至2019年4月,共計2543家金融機構用人民幣在全球范圍內進行支付,其中,有1671家是屬于我國內地及香港的金融機構,較2016年4月增長18%;872家為除我國內地及香港外的金融機構。

“一帶一路”倡議提升人民幣在沿線國家的使用程度
  2018年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往來持續深化,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達1.3萬億美元,同比增長16.3%,高于同期我國外貿增速3.7個百分點,占外貿總值的27.4%。我國企業對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達156.4億美元,同比增長8.9%;沿線國家對華直接投資60.8億美元,同比增長11.9%。從具體項目看,馬爾代夫中馬友誼大橋通車、蒙古鐵路開通運營、瓜達爾港具備作業能力、漢班托塔港二期工程主體完工、中老和中泰鐵路等項目有序推進,為人民幣在沿線國家的使用提供了重要載體。
  “一帶一路”倡議正為中資和外資銀行在沿線國家提供大量業務機會,也促進了人民幣的國際使用。為支持“一帶一路”倡議,我國積極參與國際金融平臺(如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絲路基金)的建設,大力發展區域債券市場以及大力提高區內融資的便利程度。根據SWIFT報告,“一帶一路”沿線接入SWIFT系統的中資銀行分行或下屬機構數量在2014年至2018年間增長了31%,從68家升至89家。
  依托海上絲綢之路的構建,2014年至2018年間我國與沿線國家的貨幣交易流量顯著攀升,其中,東南亞國家和歐洲國家與我國的貨幣交易流量上升最快,如波蘭、匈牙利、越南、新加坡、捷克在此期間與我國的貨幣交易流量分別上升了441%、424%、301%、231%、221%。其余東南亞國家如泰國(35%)、印度尼西亞(58%)與我國的貨幣交易量正穩步增長,但亦有部分東南亞國家與我國的貨幣交易量在此期間出現下滑,如馬來西亞和菲律賓分別下滑10%和37%。總體而言,大部分沿線國家與我國的貨幣交易量出現正增長,據粗略估計,過去4年間沿線國家與我國的貨幣交易量平均增長率為100%至110%。按此增速,假定相當一部分貨幣結算以人民幣進行,預計未來10年內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的市場占有率有望達到4%,這意味著人民幣將超過日元,成為全球第四大國際支付貨幣。
  值得注意的是,非洲正成為“一帶一路”倡議的亮點之一,也是人民幣國際化使用拓展的重要平臺。自2009年以來,我國超越美國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伙伴,過去10年,我國與非洲的貿易總額年均增幅高達30%。非洲對來自我國的電氣機械、通用設備、汽車、電子通訊設備等商品有著巨大需求。同時,我國加大對非洲的投資力度,2018年我國對非洲的投資總額達400億美元(美國為580億美元)。隨著中非經貿聯系程度的日益深化,非洲對人民幣的使用需求亦逐步攀升。SWIFT報告指出,2016年一季度至2019年一季度間,自我國向非洲的貨幣交易總額增長了67.05%,其中以人民幣進行交易的總額增長53.48%;同期,自非洲向我國的貨幣交易總額增長了27.76%,其中以人民幣進行交易的總額增幅驚人,增長了123%。

“互聯互通”深化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我國不斷完善的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和持續深化的互聯互通機制,也為人民幣國際化提供了重要支撐。近年來,我國加速金融開放,開創性地推出一系列互聯互通機制,大幅拓展了資本市場的廣度和深度。2014年至2017年,滬、深港通及債券通的相繼落地,均為海外投資者投資我國資本市場提供了便利。以債券通為例,大幅簡化市場準入流程,并使用更貼近境外投資者操作習慣的交易機制,為國際投資者進入我國金融市場提供了更多元化的管道。
  自2018年以來,我國持續推進金融市場開放。在債券市場開放方面,我國明確了債市的稅收政策,對境外機構投資境內債券市場取得的債券利息收入3年之內暫免征收企業所得稅和增值稅。同時,還優化交易流程和提高交易效率,在直接入市和債券通下全面實現了券款對付(DVP)結算,并上線大宗債券交易分倉功能。自債券通開通以來,債券通下境外機構投資者數量和債券通交易量穩步攀升。
  在股票市場開放方面,我國自2018年5月1日起將滬深港通每日額度擴大4倍,進一步提升了交易的流暢度和確定性。
  在其余資本市場開放方面,人民銀行和國家外匯管理局針對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取消相關資金匯出比例限制、本金鎖定期要求,并允許QFII、RQFII對其境內投資進行外匯套保等。今年初,外匯管理局將QFII總額度由1500億美元增加至3000億美元。未來,我國政府還將在制度安排和衍生產品方面進一步優化互聯互通機制,提高外資進入我國金融市場的便利度。
  在此背景下,2019年人民幣債券被納入彭博巴克萊債券指數,A股則被納入富時羅素全球指數,同時,在MSCI新興市場指數中的權重進一步提升。全球主流指數納入人民幣資產將有助提升外國投資者對人民幣計價產品的信心,增強人民幣資產對外資的吸引力,同時提升人民幣的國際使用程度。
  除了深化與香港的互聯互通外,我國還加速建立與海外市場的聯通機制。今年6月,中國證監會和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發布聯合公告,原則批準上海證券交易所和倫敦證券交易所開展滬倫通業務,象征著滬倫通正式啟動。滬倫通是我國資本市場改革開放的重要探索,不僅有助拓寬雙向跨境投融資管道,同時也為國際投資者進入我國資本市場提供了全新途徑,并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人民幣國際化的實質在于有足夠的國際機構和組織愿意在交易、支付、結算、投融資等過程中使用人民幣,而滬倫通能很好地滿足這一要求。滬倫通開通后,歐洲大型投資機構無需繞道香港或新加坡,便可以在倫交所直接開展各類人民幣資產交易。同時,歐洲金融機構可以通過滬倫通加大人民幣資產的配置,這將大幅拓寬人民幣在當地的投資范疇,從而推動人民幣被納入更多倫敦金融投資機構的儲備貨幣。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力推人民幣的跨境使用
  今年2月下發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以下簡稱《規劃綱要》),明確提出了“建設國際金融樞紐”、“大力發展特色金融產業”、“有序推進金融市場互聯互通”等目標任務,對促進粵港澳大灣區金融業的協調發展以及人民幣的跨境使用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當前,粵港澳大灣區具有明顯的金融優勢,將成為人民幣跨境使用的最佳平臺。大灣區擁有廣州、深圳和香港三大金融重鎮,以及港交所和深交所兩大證券交易所,聚集全球諸多銀行、保險、證券等跨國金融巨頭。其中,香港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市場,處理全球約七成的離岸人民幣支付交易,是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廣東省則利用自貿區的政策優勢,在金融開放合作領域先行先試,搭建離岸人民幣在岸服務中心。截至2017年末,廣東自貿區入駐金融類企業7萬家,居全國自貿區首位。在跨境金融方面,廣東以自貿區為核心推廣本外幣賬戶應用,跨境人民幣結算累計業務量達13.87萬億元,跨境雙向人民幣資金池業務累計收付408億元。
  《規劃綱要》提出要逐步擴大區內人民幣跨境使用規模和范圍,其中包括:一是允許區內銀行按規定開展跨境人民幣拆借、人民幣即遠期外匯交易業務以及與人民幣相關衍生品業務、理財產品交叉代理銷售業務,企業可按規定跨境發行人民幣債券。二是擴大香港與內地居民和機構進行跨境投資的空間和兩地居民投資對方金融產品的管道,有序推動大灣區內基金、保險等金融產品跨境交易。三是支持香港機構投資者在大灣區募集人民幣資金投資香港資本市場,參與投資境內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和創業投資基金。四是支持香港開發更多離岸人民幣、大宗商品及其他風險管理工具。
  為便利區內人民幣的跨境使用,《規劃綱要》還提出搭建一系列金融合作平臺,包括建立深港金融平臺,拓展離岸賬戶(OSA)功能,并借鑒上海自貿試驗區自由貿易賬戶體系(FTA),探索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有效路徑;建立南沙金融平臺,探索與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相適應的賬戶管理體系,在跨境資金管理、人民幣跨境使用、資本項目可兌換等方面先行先試,促進跨境貿易、投融資結算便利化。
  可見,深化跨境人民幣業務將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點之一。未來,粵港澳大灣區的跨境人民幣業務發展將有兩個重點,第一,鼓勵區內企業在進出口貿易中以人民幣進行交易結算,以減少由于匯率兌換所帶來的損失;第二,需要開發更多以人民幣計價的投資產品,以促進人民幣真正在粵港澳大灣區乃至“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流通。目前,理財通的運作框架已大致建立,保險通亦在籌劃之中。展望未來,粵港澳大灣區會通過理財通、保險通等具體互聯互通項目和各地分工合作,推進在岸、離岸市場的快速融合,同時促進人民幣資金的跨境流動。此外,依托粵港澳大灣區平臺,區內將通過人民幣貸款、人民幣債券等形式,將金融服務輻射東盟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支持相關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
  總而言之,在貿易保護主義和中美貿易摩擦升溫的今天,我國正努力開拓多元化的出口市場,并加強與諸多國家的經貿聯系和互聯互通。同時,鼓勵企業主體在此過程中使用人民幣進行支付結算,這將有助于提升人民幣的國際使用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作者系中銀香港經濟研究員)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浙江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