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行業關注CURRENT AFFAIRS
行業關注 / 正文
“松”“緊”之間 信保合作應把握好尺度

  《關于保險資金投資集合資金信托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日前發布。相比2014年發布的《關于保險資金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有關事項的通知》,《通知》有松有緊,增加了信托公司與保險公司合作的機會,但同時,在去通道、去嵌套的監管導向下,不合理、不合規的投資業務將受到嚴格限制;《通知》新增了禁止將信托作為通道、強化信托公司主動管理責任、對底層資產進行穿透等要求,旨在引導信保合作走向更為合規、更高質量的發展階段。

  信托專家告訴《金融時報》記者,《通知》使得更多信托公司能夠參與到與保險公司的合作中,但最終合作的深度、業務能走多遠還取決于公司自身的戰略定位與決策。

  《通知》調整了信托公司條件、信托信用等級、關聯交易、責任追究等內容。總體來看,信托公司的關注點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其一,誰能做?相比2014年發布的通知,擔任受托人的信托公司應當具備的條件中,“上年末經審計的凈資產不低于30億元人民幣”不變;“近三年公司及高級管理人員未受監管行政處罰”時間調整為“近一年”,“行政處罰”改為“重大行政處罰”;增加了“具有完善的公司治理、良好的市場信譽和穩定的投資業績”這一要求。近年來,在嚴監管勢頭下,信托公司受到的處罰不斷增多:2018年12月以來,有9家信托公司收到罰單,罰款金額合計超過1200萬元,其中50萬元和80萬元居多,200萬元以上的罰單包括華潤信托、粵財信托、華寶信托等公司。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告訴《金融時報》記者:“準入條件放寬,讓更多信托公司得到了業務開展的‘許可證’,但保險公司可選范圍擴大后,也會增加其談判的話語權。另外從實操層面看,很多信托公司沒有意識到與保險公司合作的深遠影響,因此,信保是否合作,還要看信托公司有沒有長遠的布局和戰略定位。”

  其二,做什么?關于做什么,一個大的主旨是引導保險資金更多地流入實體經濟。基礎資產投資方向應當符合國家宏觀政策、產業政策和監管政策;“幾個禁止”包括保險資金不得投資單一資金信托,不得投資結構化集合資金信托的劣后級受益權,禁止將信托作為通道;同時,強化了信托公司主動管理責任、對底層資產進行穿透、加強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設置投資比例限制以及信用增級安排和免增信條件等要求。“當前,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迎來統一監管,擴大‘信保’合作范圍,有利于為保險機構和信托公司營造良好的公平競爭環境。”邢成認為,不合理、不合規的投資業務受到嚴格限制,對項目資質以及合法合規性都有了更高要求,更加有利于推動保險資金更好地服務保險主業和實體經濟。

  其三,怎么做?據《金融時報》記者了解,信保合作是中國特有的產物,在發達國家金融體制下,保險也是一種信托的法律關系,國外很多學界和業界都把保險和信托視為一體,或者同屬一個行業。在我國,由于分業監管、分業經營,才出現信保合作這一命題。當然,正是由于這種天然的血緣關系,信保合作無論是從法律關系上還是從結構安排上都更加順暢。近年來,保險資金投資資金信托規模快速增長。中保登數據顯示,2012年信保合作起步時,只有6家保險公司投資信托計劃,當年投資規模為294億元;截至2018年10月,有152家保險公司投資信托計劃,年度投資規模達1.26萬億元;截至2018年年底,保險機構投資資金信托規模為1.27萬億元。

  從合作方式上看,主要包括三個層次。其一,股權合作,即信托與保險相互持股,該層面的合作已經展開,比如平安信托、中誠信托、國投泰康信托等,大股東或者控股股東就是保險公司;約有10家信托公司持有險企的股權,比如國民信托持有匯豐人壽50%股權,江蘇信托持有利安人壽22.79%股權為第一大股東等。在邢成看來,股權層面的信保合作,兩者資源整合更加順暢,同時也能夠發揮保險和信托各自的制度優勢,實現優勢互補,這也是監管政策鼓勵的一個重要方向。

  其二,資金端和資產端的資源共享,即業務合作。業內認為,這種層面的合作在過去幾年當中多有發生,只不過都處于較淺層次合作,雙方并沒有在互利雙贏、戰略共贏的深度上來解決資產和資金端的短板與不足。《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到,平安信托一直在探索險資的深度運用,該公司副總經理李宇航表示:“保險資金偏好于長期、穩定收益的投資項目,可以在基礎設施及公共服務建設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同時,通過保險資金開展對高速公路存量股權的投資,可以讓老百姓分享我國經濟發展的紅利。”

  《通知》明確了險資投資集合資金信托的基礎資產投資范圍,“限于非標準化債權資產、非上市權益類資產以及銀保監會認可的其他資產”,投資范圍進一步明確,信托公司可以為險資找到更加符合投資要求的標的,注重“定制化”的產品開發,從而“發揮信托公司在非標資產方面積累的行業優勢,引導保險資金更多地流入實體經濟”。

  其三,實操層面深度的產品合作,保險金信托是典型代表。2014年5月份,中信信托與信誠人壽聯合推出保險金信托服務,為業內首創;2016年,平安信托與平安人壽聯合推出保險金信托服務,并將該保險金信托標準型準入門檻定為100萬元。“保險金信托,其實是在高端保險產品當中,通過信托的制度安排,使得投保人在購買保險的同時,享受到信托的理財保障。”邢成表示,“但通過這五年的實踐來看,一直是少數公司的小范圍探索,還有少數信托公司認為開展保險信托短期內沒有收益,這其實是短視行為。”

  事實上,有了保險金信托的合作基礎,可以該產品為切入點,共享高凈值客戶的資源,從而帶動家族信托、家族財富管理等一系列的衍生效應,這才是長遠的考量。邢成表示:“從財富管理角度看,這樣的合作不是信托公司和保險公司相互拉客戶的關系,而是通過更多的財富管理工具為高凈值客戶帶來多元化的金融服務和附加服務,是一個多贏的關系。信托公司和保險公司都應該用更長遠的戰略性眼光來看待合作問題。”

責任編輯:楊喜亭
浙江20选5